当前位置:首页 > 灯商名人堂

凌应明:浙江照企30年风雨变化 及 中美贸易战对策

 2022-07-10

       浙江省照明电器协会

 3557

 2019年是个特殊的年份。这一年,中国照明电器协会成立30周年,LFI美国国际照明展30周年,浙江照明电器协会同样已经成立30周年。


    这30年间,浙江照明企业发生了哪些变化?从普通白炽灯到高效节能光源;从LED到智慧照明,浙江照明企业又是怎样一步步发展过来的?企业应该如何面对中美贸易战?


    近日,中国之光网总编洪兵特采访了浙江省照明电器协会理事长凌应明先生。



    洪兵:凌应明理事长您好,浙江照协成立30周年,LFI美国国际照明展也是30周年。您多次参与了美国国际照明展,可否请您谈谈您过往以及这回参展的一些感受。


    凌应明:我原来在企业,1997年以后我们企业也连续几年在美国参展。以前的参展还没有想过整个行业怎么去发展,主要还是推动企业自己的产品往外走。


    今年是美国照明展30周年,恰好我们浙江照协也成立了30周年。这次参展,我们浙江的企业有二十几家,主要的一些出口企业都过来了。目前来讲,我们整个照明行业出口量,美国占到大概有将近110亿,这其中我们浙江占了将近三四十个亿,光源比灯具要多一点。我们浙江的企业比如说阳光、得邦、山蒲、晨辉、凯耀,美科等。


    这次看了整个LFI展会,我发现中国的展台占据数量不少,尤其是新的展区里面,中国企业占了一半以上,明年我估计还会多一点。我们有很多企业买了其他企业的一些展位,所以说不显眼,但是他们也正在策划明年怎么再提升一下自己,比如说方大智控、勇电,都想取得更大的发展。


    现在的中美贸易战,我也听了我们一些老总的想法,500亿美元加征关税时基本没有影响,但是2000亿美元加征关税时肯定会有影响。为什么?因为即使企业光源占得很大比例,但是企业基本都是连着灯具一起出口,所以这些企业不同程度都会受到影响。有的企业已经有所筹划,主要是三个方面:


    1 增加关税的分摊,怎么来平衡?


    因为我们都是FOB价(离岸价格),那么到了美国以后,税的部分大家共同来承担,最大的企业会承担5~7%这个水平。不过有的企业的态度是,不管你涨多少,我不让价,因为我们已经是底价了,所以不希望再更多地退让。


    2 产业链转移


    怎么让我们的原产地转移到东南亚或者美国,有一些企业已经开始布局了。应该说这是个开端,3000亿美元加征后面是不是会来?如果来的话,我们布局可能会更快。


    3 企业怎么走向合作,大家抱团共同对外


    因为我们浙江是出口大省,浙江的内销比例没有出口多,浙江照明产业是1100多个亿人民币的GDP,但是有将近700个亿的GDP都在国外。那么大的出口比例,如果不及早布局,后面企业肯定会受到影响。


    浙江照明电器协会的主要工作就是要根据企业的优势,分工合作,让企业之间能够更加良性地循环,这也是我们企业家的一些呼声。我们不要再用低于成本的价格让人家来买东西,这也有损中国企业形象。这个方面,我们协会要多做一些协调工作。


    另外,我们协会也会做好平台的作用,跟政府对接。我觉得国家在关键时刻还是会支持,我今天也看到华为、中兴将全部免征企业所得税,我相信只要在这个方面不懈努力,我们也会为这个行业争取法律范围内的一些政策。怎么来应对,我觉得更多的是市场条件。对于协会来讲,就是怎么做好服务。这是我参观这次美国照明展看到的情况和我的一些想法。


    美国市场想寻找替代,也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有个过程。你看沃尔玛也好,The Home Depot也好,他们都有自己的品牌,这些品牌基本都在中国代工制造,所以说一下子要去更换很难。再一个是美国市场的社会需求,假如我们坚持我们的市场运作准则,那么美国的销售商、采购商肯定要进行调价。最后谁来为他们买单?就是本土消费者。美国老百姓抱怨,肯定会影响到美国政府的一些决策。


    中国企业要有信心。毕竟我们的产品性价比非常高,中国是一个制造大国,有完善的产品供应链,我们在美国看了那么多的产品,估计最起码60%是made in China。之前我到沃尔玛,照明产品基本上都是中国造。


    洪兵:浙江的30年的发展历程,您可否介绍一下?


    凌应明:浙江省照明电器协会成立于1989年,当时在浙江省轻工业厅的支持下,以浙江省的几大照明企业,杭州灯泡厂、海宁灯泡厂、兰溪灯泡厂、上虞灯泡厂、杭州灯具总厂、浙江节日灯总厂、横钢钨钼材料厂这些当时浙江省比较大的光源灯具及材料生产企业组成了协会,协会成立之初有会员企业120余家。


    协会成立到今年已经30周年了,30年来风风雨雨,变化也很大。我个人的观点,大概经历了四个阶段。


    1 从普通白炽灯到高效节能光源


    第一个阶段,传统的白炽灯照明和气体放电灯照明。无论是家居照明、商业照明,还是道路照明,还是以传统的光源为主。那个时候我们杭州灯泡厂一年的生产量要达到将近8000万个灯泡、600多万条荧光灯。海宁灯泡厂、兰溪灯泡厂、浙江节日灯总厂、杭州灯具总厂品牌在浙江省也都是有点影响力的。


    随着光源产业的不断发展,国家也强调要多生产节能型的照明灯泡。1994年,杭州灯泡厂从美国引进了HID设备和技术,主要生产钪钠系列的金属卤化灯。当时引进的时候,很多条件不成熟,比如说材料、价格,还有消费者对灯的使用习惯。从传统光源转到新的节能光源确实也折腾了一番,经历了一个艰苦的攻关期,终于获得了市场的认可,迈入了快速发展的轨道。我们讲节能灯时代,就是80年代末至90年代,从白炽灯照明开始进入了节能照明的阶段。


    2 节能灯发展


    节能灯,从广义上来讲,不光是我们现在认为的紧凑型荧光灯,还包括了双螺旋灯泡、高气压放电灯这些高效节能的光源,我们都称它为节能灯。狭义上来讲,就是我们目前通俗在讲的紧凑型荧光灯。阳光、宇中高虹、得邦,成了浙江省节能灯发展的旗手,尤其是临安高虹镇这个地区,形成了完整的一个产业链,每一年可以为全国提供2/3的节能灯毛管。高虹镇被中国照明电器协会评为节能光源生产基地。


    那段时间,浙江省的照明产业进入了一个突飞猛进的发展期,浙江省的照明产值从原来的每年光源产值两三个亿,灯具产值不到两个亿,发展到一年有上百亿的产值,为社会贡献100多个亿的GDP。到90年代末,我们浙江省的光源产值就走到了全国前列。


    20世纪初期,浙江省的节能灯的生产不光可以满足国内的需求,还可以出口到国外,很多企业也纷纷走向国际。


    3 LED照明的兴起


    近十年来,我们浙江省的照明企业顺势而上,及时调整企业的发展方向,进行了企业的机制改革。产品转型进入到半导体照明时代,很多企业都纷纷上了一些封装设备、贴片等设备,浙江省照明行业开始了LED照明应用端的转型升级。


    随时跟踪、理性发展、及时调整,在这种理念下,浙江的企业迈小步、不停步。有几个企业改革得比较成功、具有代表性,比如说阳光照明,得邦照明,生辉、晨辉,新发展起来的凯耀、美科。LED照明时代,有传统的照明企业进行转型,也有新的跨行业转过来,有的原来纯做贸易,也及时进入到了制造企业。


    LED照明光源和灯具之间慢慢融合,不再分得那么清楚的情况下,有很多企业也进入到路灯行业、景观照明行业,比如说华普永明、晶日照明,路灯的生产进入到半导体照明阶段。


    配套企业助力LED照明的发展,如电源、机构件、生产检测设备等方面都有很大的突破,像英飞特、中恒派威、浙江晨丰科技、远方光电等企业,可以说他们目前都是LED照明发展的领跑者和推动者。


    近五年来,我们从年产值800多个亿,到现在的1100多个亿,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期。


    4 智慧照明的探索


    从2017年下半年开始,浙江企业切入了智慧照明。比如说方大智控、英飞特,还有中电海康的子公司意博高科。浙江已在智慧照明这块走在了比较前面,发展也比较快。浙江省企业老板有一个特征,比较稳健,在发展的过程中切入没有别人快,但是他们会做一些前期调研,做一些标准,一旦进入的话,会有规范的生产、好的品质。那么当然在价格上,我们的价格相比较来讲会高一些,所以不像其它地方,规模扩大得比较快。


    企业对国外的需求也正在逐步地适应,改造自己的产品结构。未来的趋势是智慧化城市,还有智慧家居、智慧商业等物联网照明,企业更多会在这些方面发力。


    景观照明也切入了智慧控制模块,虽然前几年搞得比较热,但是企业还是会理性地去对待这些工程。社会总是要发展,我们的生活一天12小时在晚上度过,所以晚上的生活品质也是很重要的。对照明企业来讲,就是要考虑怎么在新的照明领域里更好地提供优质产品。


    目前来讲,我们正好是第三阶段和第四阶段的转换期。现在的替换已经基本上到达顶峰了,要有更大的发展,确实还是有点难处,只能向跨界的其他领域去发展。比如说现在照明行业涉及到的农业照明,英飞特发力对立体农业工厂的研发和探索;又如动物生长照明、医疗卫生照明等等也有企业正在进行新的探索。


    浙江省的照明企业之所以能够稳步、清晰地调整和发展,跟重视标准的制修订、前沿信息的判断是有关系的。我们协会有将近300多家会员企业,这些会员企业囊括了设计单位、生产企业、工程公司等。对于制定标准,大家都是很重视的。


    可以这样说,我们是一个标准大省,浙江省是国家标准试点省,浙江省照明电器协会也是国家团体标准试点单位,还有省质监局(目前是省市场监督管理局)下属的浙江省照明电器标准化技术委员会。


    充分利用这些资源,尤其是我们有将近20位全国标准化委员会的委员和国际标准化组织成员。在他们的引领下,我们能够事先去做分析,把产品要求罗列出来,未雨绸缪,把标准先制定好。尽管我们标准可能不一定完善,但至少可以有标而行。


    洪兵:您说浙江省是标准大省,能不能大概介绍一下已经完成的,还有未来规划的一些标准?


    凌应明:以前我们都是在全国标委的确定框架下,去做一些产品标准、材料标准、服务标准。现在因为我们国家的标准体系是国标、行标、团标几种,团标已经上升到国家的标准体系里面。


    我们目前所做的事情都是属于团标范畴。国标更多的是针对一些安全、卫生这些方面,基本上是强制标准;行标是统筹企业产品标准;团体标准实际上主要还是一些比如说安装、验收、维护保养等,这些标准更多地需要根据市场情况,企业来参与,是企业作为法人组织向社会提出的一个声明、一种协议,是大家的同盟缔约,来保证国标的落实,保证行标的有效执行。


    这几年道路照明、城市改造发展比较快。我们首先从这方面入手,比如城市道路照明的安装规范、验收规范、通讯接口的规范、控制、要求等,在这方面我们出台了将近六七个标准,现在已在国家的标准网上公布,可以查询。


    目前来讲,我们每一年大概有十几个标准立项,尤其是涉足到目前的以人为本的照明、教育照明、医疗照明方面,这类照明环境都需要尽快出台一些标准规范。这对我们的社会、老百姓的身心健康、小孩子的视力保护都有功德无量的贡献。让生产为社会服务,这个是我们制定标准的一个基本目的。

扫一扫
二维码
  •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Top